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
  在巫师界流传着一句俗语,再老练的盗贼也比不上一个开锁咒。
  
  翻译过来的意思大概是“巫师最强大”以及“只有魔法才能对付魔法”。
  
  虽然带着一些调侃的意思,但这句话显然是很有道理的,在遇到拦路的麻烦的时候,找专业人士来帮忙,比自己瞎胡搞有用的多。
  
  现在梅林要从一个可以肆意的空间跳跃的家伙手里救出一个孩子,那么最好的办法,就是找另一个可以无视空间进行跳跃的帮手。
  
  拥有这样能力的人很罕见,但幸运的是,梅林就恰好认识一个。
  
  “唰”
  
  挂断电话的3秒钟之后,伴随着蓝色光芒的闪耀,异人戈登出现在了梅林所在的地下室里。
  
  他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打扮,棕色的夹克,黑色的衬衫,卡其布的裤子和一双擦拭的很干净的皮鞋。
  
  他背着手从光芒中走出,虽然没有眼睛的脸上看不出表情,但梅林能感觉到,这家伙的心情应该不错。大概是因为最近来世和s.d.o.l.d.的合作挺顺利,在几个月的时间里,两个组织联起手,已经拯救了超过100名异人。
  
  这效率要比之前来世组织单打独斗强多了。
  
  “找我干什么?”
  
  戈登语气冷冽的问到。
  
  梅林知道,这种冷冽的语气代表着戈登对他的不满,因为梅林未经他允许,就将他敬爱的养母变成了一个相夫教子的普通女人。
  
  “找你帮忙。”
  
  梅林也没有太多的寒暄,他手里把玩这一个精致的恶魔小雕塑,对戈登说:
  
  “有个和你一样能随意穿梭空间的变种人绑架了一个无辜的小女孩,我在追踪它,但那家伙的速度太快,我追不上它。”
  
  梅林看着戈登:
  
  “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
  
  “建议?”
  
  戈登哼了一声:
  
  “你可以布下一个陷阱,但我怀疑它可能不会那么愚蠢的一脚踏进去。追逐空间跳跃者的唯一办法,就是比它更快。也许我可以尝试一下,但问题是,我为什么要帮你呢?梅林。”
  
  “因为我们是朋友?”
  
  梅林故意用不确定的语气说:
  
  “因为我之前帮过你?因为你是个知恩图报的人?”
  
  戈登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他知道梅林在用言语挤兑他,但他无法反驳。
  
  “好吧,我帮你。”
  
  戈登有些不爽的说:
  
  “但你得先告诉我那个家伙在哪?我可以追踪它的空间跳跃点,但第一次接触时,我必须有足够的时间来‘记住’它跳跃空间的能量频率。”
  
  “需要多久?”
  
  梅林问道。
  
  “3-5秒。”
  
  戈登说:
  
  “要辨析一个特定的空间跳跃的能量频率不是那么简单的。”
  
  “我给你创造机会!”
  
  梅林站直身体,他活动了一下手腕,看了看羊皮纸上快速刷新的地址信息,他对戈登说:
  
  “你跟紧我。”
  
  “唰”
  
  移形咒在下一刻发动,按照黑暗神书给出的地址信息,梅林在一瞬间从底特律街道的地下室,来到了多伦多郊外的一处农场。
  
  他从光线扭曲中现身的那一瞬间,在他眼前的红魔鬼就抓着尖叫的洛娜,再次跳离了这个藏身处。
  
  那混蛋在离开前,还扭头看了梅林一眼,那张极其类似恶魔的丑脸上,有一抹不加掩饰的讥讽,它在挑衅梅林。
  
  “啪”
  
  梅林甩出的暗影飞刀以差之毫厘的姿态,砸在了农场的墙壁上。
  
  “嗯,差一点。”
  
  梅林身边的戈登说:
  
  “它的速度果然很快,你得帮我限制住它,或者就这样追着他,大概2-3次之后,我就能记住他破开空间的频率。”
  
  “你最好快一点。”
  
  梅林再次拿起羊皮纸,看了一眼上面刷新的地址,那是在加利福尼亚的一个海岸边。
  
  这跨越了大半个北美的距离,对于梅林而言是不小的负担,要跨越的距离越长,梅林要消耗的魔力和他精神承载的压力就越大。
  
  他深吸了一口气,再次发动移形咒。
  
  在光芒转换之间,梅林看到了海岸边悠闲的等待他的红魔鬼阿萨佐。
  
  梅林跳出空间的瞬间,他便甩起手丢出暗影飞刀,试图击中红魔鬼,但阿萨佐面对那袭来的暗影飞刀,这个恶魔变种人嗤笑一声,握着洛娜的手,又一次在红光闪耀中跳离了原地。
  
  这混蛋...
  
  它在用这种方式戏耍梅林。
  
  “呋...”
  
  梅林舒了口气,他揉着额角缓解有些刺痛的眉心,短时间内多次使用移形咒带来的糟糕后果正在显现。
  
  “继续!”
  
  戈登在身后出现,异人的语气很严肃,他说:
  
  “就快解析出来了。”
  
  “让我缓口气。”
  
  梅林说了一句,然后拿起羊皮纸,上面标注的地址更新到了南美洲的巴西平原腹地,那是比这一次跳跃更遥远的距离。
  
  “你不能自己去追它吗?”
  
  梅林说:
  
  “你的跳跃速度和它不相上下吧?”
  
  “如果它意识到有另一个空间跳跃者在追逐它,那么它肯定会更小心的破开空间,那样解析跳跃频率的速度就会更慢。”
  
  戈登解释道:
  
  “在盲目追逐的过程中,我可能会跟丢它,我可没有你手里那古怪的东西,可以预知那个红魔鬼的落地点。”
  
  “好吧。”
  
  梅林抽出魔杖,无杖施法带来的压力太大,如此远距离的跳跃,他需要魔杖来帮忙了。
  
  “唰”
  
  梅林的身影再次消失,这一次他出现在陌生地的时候,迎面就是一把古怪的匕首刺了过来。
  
  梅林看到了红魔鬼脸上闪耀的阴狠和狡诈,显然,这家伙意识到了梅林能追踪到他,他布下陷阱,试图偷袭他!
  
  但这...不是更好吗?
  
  梅林不闪不避的任由那匕首刺入自己胸膛,刀刃入体那轻飘飘的感觉让红魔鬼面色大变,它立刻试图跳离梅林周身,但腾起的黑雾在这一刻将它包裹起来。
  
  “唰”
  
  阿萨佐的身影快速的跳离雾气包裹的范围,回到了被束缚的洛娜身边,它伸手抓起洛娜的手臂,就要再次跳离。
  
  但在它身后,梅林伸出手指,轻轻一弹。
  
  “啪”
  
  阿萨佐跳跃的动作在这一刻变得僵硬。
  
  依靠刚才那一瞬间的雾气爆发,紧贴在红魔鬼手腕和双腿上的雾气,让梅林完成了操偶术的准备。他的手指活动之间,阿萨佐就像是提线木偶一样被强行压制在了原地。
  
  “唰”
  
  三把暗影飞刀从梅林手里射出,试图刺入红魔鬼的身体里。
  
  但后者立刻察觉到了问题所在,浓重的硫磺味爆发开,它以喷薄出的魔力,将身上的雾气打掉。
  
  “噗”
  
  一把暗影飞刀刺入了它的腹部,在利刃入体的瞬间,坚固的能量飞刀快速的扩散成黑雾,就像是跳动的锁链一样,试图将阿萨佐再次束缚。
  
  但红魔鬼这一次的速度更快,就连缠绕的黑雾都跟不上它的速度,红光跳跃之间,阿萨佐和洛娜就消失在了梅林眼前。
  
  “抓住它了!”
  
  几乎在同一时间,戈登的声音响起,蓝色的光芒也在梅林身后闪耀开。
  
  这一次短短几秒的缠斗,终于给戈登留足了分析阿萨佐跳跃频率的时间,他“记住”了那个频率。
  
  在遥远寒冷的南极洲冰原上,红魔鬼阿萨佐的身影出现在一群企鹅周围,它伸手捂住腰间的伤口,恶魔的力量跳动着,试图将那伤口愈合。
  
  被他抓在手中的小女孩洛娜挣扎着,南极的寒冷让这女孩极度不适应。
  
  “别闹!”
  
  红魔鬼语气恶劣的呵斥了一句,而就在它抬起头的时候,蓝光闪耀之间,一只握紧的拳头就狠狠的当头捶来。
  
  快到红魔鬼都反应不过来,整个人就被戈登这迎面一拳打翻在地。
  
  无眼人戈登没有和红魔鬼交战的意思,在干翻这家伙之后,他抓起一脸懵逼的小洛娜,就在蓝光跳动中回到了巴西腹地。
  
  “带她走。”
  
  戈登在跳回梅林身边的瞬间,就将怀中的小洛娜丢给梅林,然后身影一闪,再次消失,红色的光芒几乎紧随其后的出现。
  
  梅林的反应也很快,在接住洛娜的瞬间,移形咒发动,他本人也在阿萨佐出现的瞬间,离开了这片平原。
  
  “啊!”
  
  被抢走了小孩的红魔鬼暴躁的尖叫了一声,它的身影在红光跳跃之间,快速消失,紧追着那蓝光开始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来回跳动。
  
  两个空间跳跃者你追我赶,上一秒在北极圈交战,下一秒就移动到了撒哈拉沙漠的中心,在几次交手之间,又跳到了遥远的东瀛火山口。
  
  在他们的能力挥舞中,整个世界对于他们而言没有界限。
  
  他们可以随意来回,没人能抓住他们,也没人能挡住他们。
  
  “啪”
  
  抱着洛娜回到自己家中的梅林用一个开锁咒,解开了洛娜手腕上束缚的特殊手铐。得到了自由的小丫头张开双臂,就跳入了梅林怀里。
  
  她被吓坏了。
  
  她紧贴着梅林的胸口,就像是树袋熊一样不愿意放开。
  
  “乖,听话。”
  
  梅林抚摸着这丫头的绿色头发,他拿出神秘屋的钥匙,对洛娜说:
  
  “跟我来。”
  
  “啪”
  
  钥匙插入房间中,梅林推开门的那一刻,跟在他身边的小洛娜就瞪大了眼睛,在她眼前出现的,是一个巨大宏伟的大厅,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梅林这间旧房子里应有的建筑物。
  
  “主人,欢迎回来。”
  
  穿着黑白燕尾服,眼睛上夹着金色单片眼镜的管家玄兰站在大厅中,她打了个响指,昏暗的神秘屋就被跳动的光芒点亮了。
  
  “给这孩子准备点吃的。”
  
  梅林带着洛娜进入神秘屋,他随手关上门。
  
  就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,红色的光芒在梅林的客厅里闪耀开,红魔鬼阿萨佐看到了梅林关门的动作,还看到了梅林脸上的那一抹不加掩饰的讥讽。
  
  “跑吧,快跑吧。”
  
  “游戏逆转了,接下来,该我们追你了!”
  
  梅林带着讥讽的声音响起,让这恶魔尖叫一声,它朝着眼前的房门扑了过去。
  
  “砰”
  
  房门被整个砸碎,但出现在阿萨佐眼前的,是一个充满了女孩气息的小房子,粉红色的窗帘,印着黑色繁星与月亮的被单,还有那些被放在架子上的玩偶。
  
  这根本不是梅林和洛娜去的地方!
  
  “见鬼!”
  
  红魔鬼骂了一句,它作为一个恶魔变种人,对于魔法奇物也有了解,它知道,梅林肯定把那孩子藏入了一个很难找到的魔法奇物位面里。
  
  但留给红魔鬼犹豫的时间可不多,就在下一刻,蓝色光芒在它背后出现,手握一把短剑的戈登沉默的将武器刺向红魔鬼的躯体。
  
  “滚开!”
  
  阿萨佐吼叫着闪开短剑刺击,它周身萦绕的恶魔气息召唤出了一群小劣魔,试图阻拦戈登的动作。
  
  但问题是,这些小劣魔可不会空间移动,它们拦不住戈登。
  
  红魔鬼转身消失的瞬间,戈登也跳入了闪耀不休的蓝光之中,在红光和蓝光缠绕中的空间跳跃者再次开始了漫长的,几乎没有终点的追逐。
  
  安第斯山脉深处,一群森林妖精们正在庆祝春日祭,结果一道红光扑入它们神圣的水池中,妖精们尖叫着抄起手里的弓箭,然后又看到一团蓝色的光芒紧随着红光出现,两个人类你来我往的互殴了几拳,又如他们出现时那样诡异的消失。
  
  只留下一群大眼瞪小眼的妖精茫然四顾。
  
  正在某个沙滩的沙屋里享受自己得来不易的假期的尼克.弗瑞刚刚端起一杯饮料,就看到眼前黑夜下的沙滩上出现了两个人,在红蓝相间的光芒中,他们只停留了一秒就消失不见。
  
  弗瑞揉了揉眼睛,他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产生幻觉了。
  
  缅因州,慈恩港,跟着汤姆坐在礁石上钓鱼的亚瑟无聊的打了个哈欠,他并不是很喜欢钓鱼这种闲暇娱乐,他喜欢鱼,喜欢海水。
  
  “砰”
  
  一声巨响在小亚瑟身后响起,长大的小孩子回过头,就惊讶的看到一个没眼睛的人被砸在灯塔的墙壁上,另一个像是魔鬼一样的家伙用匕首试图捅穿他的心脏。
  
  “啪”
  
  亚瑟情急之下,抓起石头就扔了过去。
  
  源自亚特兰蒂斯的优良血脉,让亚瑟具有了和年龄不相符的力量,石子出手时就接近了音速,精准的打在了那魔鬼人的匕首上,而无眼人借助这机会,一闪之间就消失在了这灯塔处。
  
  哥谭市,蝙蝠侠刚刚将一个抢银行的疯子打翻在地,就听到背后传来了呼呼的破风声,他警惕的向前翻滚,躲开了背后袭来的匕首,他回头看去,就看到两个人正在银行半开的金库里交战。
  
  这突然出现的情况让布鲁斯有些茫然,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抽出了蝙蝠刀,不过下一刻,他看到红色光芒跳起,那个像是恶魔一样的家伙似乎准备离开,但伴随着一声古怪的开门声,布鲁斯抬起头,就看到一扇门诡异的在银行金库上方打开。
  
  从门里跳出来的梅林挥起一脚,精准的踹在想要离开的红魔鬼脑袋上,他手里抓着愤怒战戟,这蓄谋已久的一脚给出的力量显然已经超越了人体能承受的极限。
  
  “啪”
  
  红魔鬼脑袋上的黑色小角被踹断,整个人狼狈的翻滚着砸在了银行金库的墙壁上,当场昏迷了过去。
  
  完成了最后绝杀的梅林回过头,用黑雾束缚住红魔鬼,将它拖回神秘屋,在关上门的那一刻,梅林对布鲁斯挥了挥手:
  
  “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,亲爱的...蝙蝠侠。我们下次再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