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    弗洛魔背上的这些小恶魔,是恶魔学院进修后的“学习精英”。
  
      它们的魔力更为充足,使用的造风术威力更大。
  
      因此王渊派遣它们来对付精英狂战魔。
  
      精英狂战魔类法术失效,气愤得想要跳起来攻击上方飞行的弗洛魔。
  
      可惜弗洛魔类似秃鹫的双翼力量强劲,足以支持它长时间在空中悬停,所以狂战魔压根攻击不到对方。
  
      而零星几个传奇级狂战魔想要飞上高空袭杀飞行大军,却被一道黑白二色的流光一一钉死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那是神孽借助了剑丸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处处受制的狂战魔部族最终饮恨,成了王渊麾下副本魔物的一员。
  
      充当苦力的怯魔不断搬运着恶魔尸体,送入神孽腿部的穴窍副本中,这样方便王渊在僬侥世界内就能制造副本。
  
      有了狂战魔,王渊的深渊步兵军团正式成型。
  
      灰矮人和雪精灵这段时间正在疯狂加班加点,为狂战魔打造一身附魔盔甲和武器。
  
  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灰矮人锻造恶魔装备时,又加入了深渊特有的金属,导致盔甲和武器质量又上升了一大截。
  
      王渊从深渊金属上看到了极高的价值,他当即安排一些机灵的恶魔师从狗头人和地底侏儒,向它们学习寻找矿脉、矿种辨认等技能。
  
      设想中的恶魔学院,可不止法术学习这一项。
  
      战技、辨矿、辨药、军团指挥、战略战术学习,这些都是恶魔们需要学习的。
  
      主物质外面的副本魔物无法出现在深渊,那就只能大力开发恶魔的潜力。
  
      恶魔学院内安排了几个客座导师,有擅长战争指挥的塞缪尔,有法术博学的蠕虫法师,以及几种必修课程的魔物种族族长。
  
      阿芙拉和罗兰也在其中担任了一门科目导师。
  
      阿芙拉教授各类邪物语言和自身技能延伸出的能力,小女孩想试试能不能教会恶魔这些基于迷雾之种的技能。
  
      王渊觉得够呛,阿芙拉所具备的能力,起步太高,这些潜力低下的恶魔很难学会。
  
      真要实现这种情况的话,只有那些稍高潜力的种族才行。
  
      或者得等阿芙拉的实力成长到某个极高的境界。
  
      “小家伙现在就开始准备自己的眷族了吗?”王渊脸上露出笑容。
  
      阿芙拉这段时间没有闲着,而是和蠕虫法师探讨学习,在技能开发上又深入了一些,再多点时间,未必不能拥有更多诡异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看样子,她的副本学习特性发挥的效用不低。
  
      鱼人剑圣则负责教授恶魔们一些简化来的剑技和身法,这些是荧幽剑派的入门修炼精华。
  
      因为不适用于费伦的缘故,罗兰简单修改了其中部分内容,然后教给副本恶魔。
  
      狂战魔的体型适合战斧和双手大剑,但考虑到步兵冲阵需要,它们全都只配备了厚背开山斧。
  
      战斧能不能使用剑技?
  
      答案是可以的,都是基础战斗技巧,不涉及能量,以罗兰的眼光和境界,将剑法修改成斧法并不是件难事。
  
      因此脚踩剑修步伐,战斧劈出玄奥剑技的狂战魔步兵军团成功上线!
  
      狂战魔兵团一投入使用,效果显著。
  
      普通恶魔的爪牙破不开附魔盔甲的防御,无奈被厚重的战斧砍翻在地。
  
      而那些比狂战魔军团实力强大的一些恶魔,则痛苦地发现,这些狂战魔根本就滑不溜秋的。
  
      剑修之间争斗厮杀,没有步法的变幻,就失去了一大依仗。
  
      所以狂战魔在学会了基础剑步后,给深渊恶魔上演了什么叫做学习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它们攻击不到狂战魔,却频频被附魔了【流血】、【撕裂】两种效果的战斧击伤。
  
      此消彼长之下,深渊恶魔们在副本狂战魔面前彻底失去了优势。
  
      经历了塞缪尔简单教导的狂战魔统领直身大吼,麾下狂战魔全部高呼应和,短时间竟凝聚出了极强的军势。
  
      这一幕看得远处观望的深渊恶魔们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什么时候狂战魔也能这么强了?
  
      余势未衰的狂战魔军团裹挟成洪流,涌向四周存在的恶魔群落。
  
      半天不到的时间,狂战魔军团就为王渊新添了数百个恶魔副本,远比之前的杂牌恶魔军队高效。
  
      狂战魔军团带来的最大收获,是数百只角魔。
  
      深渊有两种攻城恶魔种族,分别是角魔和巨牛魔。
  
      巨牛魔多数为恶魔领主服务,是恶魔领主最珍贵的宠物。
  
      这种体型庞大的恶魔天生是攻城利器,加上可以让小型恶魔坐在肩头,进行投掷,又具备识别迷宫的能力,所以在恶魔领主麾下过得非常滋润。
  
      相比之下,角魔就是在野攻城兵种了。
  
      头顶的两只巨角就是最好的武器,见面时,角魔先行冲锋,近身践踏地同时进行角抵,常规建筑单位完全扛不住角魔的撞击。
  
      因此有些恶魔领主也会收编角魔,当作军团攻城单位。
  
      无底深渊中有一位恶魔领主极度钟爱角魔,长角领主牛头人之王巴菲门特。
  
      这位算是老牌恶魔领主了。
  
      王渊收获了这批角魔,顿时心思活络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更优质的恶魔种类都集中在恶魔领主的居住地带,像王渊在这片捕捉恶魔,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。
  
      有了角魔,王渊就起了攻入恶魔领主领地的念头。
  
      王渊从一头经常来往领主地盘的恶魔口中,获悉了这层深渊的领主位置,就在此地的东南方位。
  
      狂战魔军团调转方向,马不停蹄地奔向东南方。
  
      越往前,地面出现的深渊植物变得越多。
  
      植物滋生的状况下,前方的环境逐渐潮湿,连硫磺气味都稍微淡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王渊敲了敲王座扶手中某只小人的背部:“据说这层的恶魔领主是头夸塞魔,这种低劣的恶魔是怎么成长上来的?”
  
      恶魔成长有两种路线,一种是血脉变异,一种是保留原始形态晋升。
  
      这层的领主很显然走的是第二种路线,因为没有恶魔会傻到变异成低等夸塞魔血脉,要选也只会选择判魂魔、巴洛炎魔这种上位恶魔血脉。
  
      保留原始形态的情况下,恶魔要成长到领主的层次,没有点机遇是不可能的。
  
      可能是吞食了流落来的神性,又或者是啃食了一些强大恶魔的尸体。
  
      深渊极为混乱,这种事完全有可能发生。
  
      “就算是微弱神力,也难以弥补种族劣势啊!”王渊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微弱神力级的巴洛炎魔,王渊还会放在心上,不上不下的夸塞魔完全不是威胁。
  
      无底深渊里需要警惕的恶魔领主,有两种类型,天生血脉强的,或者血脉极其弱小的。
  
      在深渊里,你要么有非常强的血脉,要么干脆初始血脉弱到极致,否则像夸塞魔领主这种,就会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。
  
      比较有名的深渊蠕虫之母就是以深渊蠕虫晋升来的,它没有选择血脉变异,而是保留纯粹的最初血脉,拥有极大的潜力,所以深渊蠕虫之母非常强大。